關於部落格
  • 353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[轉貼]詹偉雄:往自己最恐懼的地方前進

閱讀有方法才有想法 創意本身和一個人的主體性絕對有關。假如你不變成主體,就不會有自己的想法,也就沒有創意。那麼,人要怎麼變成一個主體?方法就是閱讀。 看書有兩個階段。第一階段進行臣服式的閱讀,先向作者投降,你才知道作者要講什麼。這是個不容易的習慣,大部分人都沒辦法度過第一關,就覺得書很難,或是書裡講的東西和你過去的信仰不太一樣。90%的人看書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想法有知音,但那是沒有幫助的。第二階段則是展開對話式閱讀,也就是批判式閱讀,以作者認識的世界或告訴你的知識和想法為基礎,開啟你和作者的對話。 我大學的時候都去讀很難、遠超過我能力的書,死啃、硬讀,強迫自己。讀書有個好處,你可能看五本書都看不懂,但是每本書都會幫你看懂多一點。讀書很辛苦,可是肉體和心靈的痛苦是創造主體性的一個條件。痛苦來自於很多茫然不知所措、不理解,可是你又要找出路、找答案。例如同性戀者大多很有創意,因為他從小要躲藏和隱忍,他內心的煎熬令他自我開發,充滿自己切身的感受和對抗世界的判斷,產生很多創意。 一般人若現在沒有讀書的能力,可以從看經典著手,例如《罪與罰》、《卡拉馬助夫兄弟們》等。讀經典是要開發深度自我的能力,找出有創意的你。 旅行愈困頓愈有體驗 旅行也是一個激發靈感的方式,因為旅行帶你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境地,讓你各方面都碰到困難。你要面對未測的危險、語言的障礙、連用餐都不曉得怎麼點菜的尷尬,當然這是指自助旅行。 我有過很多奇怪的旅行。例如1989年我到中國自助旅行,從北京包了一部車一路開到西安。那時候大陸只有碎石子路,坐了一天車,到了旅館裡,身體都還在搖晃。我們在陝北時,路上肚子餓,就敲人家的窯洞,「大嬸,肚子餓了,能不能煮個飯吃?我們給你錢,煮飯給我們吃。」我們走到哪裡住到哪裡,找不到旅館就再往前行,我也在冬夜裡住過沒電沒暖氣的招待所。當你過得很輕鬆舒服時,其實不會有深刻的體驗。 1991年,我又到歐洲自助旅行,從巴黎開車到開羅,路上各式各樣的狀況都有。車子被拖吊、吉普賽小孩搶你的錢、在羅馬碰到新納粹。當我們到達文西機場準備還車前,先將車上的一大包垃圾丟掉,回到停車場取車時,四輛警車把我們團團圍住,那時候發生不少亞洲人進行的爆炸案,我們被當成恐怖份子了。不過,Nothing to lose,日復一日像齒輪一樣的生活令你我疲倦,旅行充滿了我們期待的驚奇。 不怕辛苦往深處挖創意 創意永遠可以學習。每個人都有兩個我,一個是有創意的你,一個是沒創意的你。要讓自己有創意一點,是透過生活的改良,重點是發覺自我,因為有創意的你藏在很深的地方,你要把他挖出來。這個過程很辛苦,因為認識自我並不是太順利愉快的經過,然而你會找到真正可以完全自我開展的內在,你會愈做愈有趣。 所有東西的創意都不是憑空而生,背後都對應著某個時間和體力的鉅額付出。現代人要怎麼樣有創意?就是你要往自己最恐懼的地方前進,並永遠挑戰大家都認可、深信不疑的真理。 有關創意生活的提問 Q︰你通常多久逛一次街?怎麼逛? 詹偉雄(以下簡稱「詹」):我很喜歡逛街,週末一定去逛街。不只買東西,還研究東西、人、空間、街道和城市。我逛街大概比一般人多用十倍的心力。一間店招牌的字體、一個徵人的廣告、地下的圓孔蓋……我都會去看,因為所有的不同都是變化的前導。 Q︰當腦袋空空時,你會怎麼做? 詹:就讓它空著。算命的跟我說,我想太多。 Q︰日常生活中最讓你無法忍受的事情是什麼? 詹:拒絕思考的人,和單調、重複的事。 Q︰台北市最好玩的地方是哪裡? 詹:西門町,因為比較原生。我覺得年輕人在那邊的想法,未來都有可能變成大創意。 Q︰你有沒有什麼跟創意有關的,莫名其妙的怪癖? 詹:如果有一個很重要的創作要進行,我會清掃家裡一次,打掃、拖地、洗馬桶、洗衣服、晾衣服、收衣服、洗碗,把家裡弄乾淨。 Q︰當你的創意不被接受時,會怎麼做? 詹:以前會用有創意的方法把對方修理一頓,現在就摸摸鼻子閃旁邊,算了。不必勉強別人去做不願意做的事。 Q︰你認為最有意義的人生是什麼? 詹:做你想做的事是最有意義的人生;做別人要你做的事是最沒有意義的人生。 Q︰你的創意訣竅是什麼? 詹:很多樣的生活,並嘗試自己恐懼而不敢做的事,質疑別人都不懷疑的真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